靜竹林心靈網站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樓主: 靜竹林

閒聊二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4-3-28 22:59:23 | 顯示全部樓層
沒聽過...路過幫補連結....
潘安邦-年輕人的心聲

發表於 2014-3-28 23:09:2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小幸子 於 2014-3-28 23:11 編輯

Melody
你找的是什麼工作  會被二當家起底?  面試時大多數的人都不會說自己的體質. 最多說 自己很敏感.. 或是第六感不錯... 所以..有這樣的工作..不是身體會受不了嗎?

服貿 600萬 大陸人來台.. 只擔心房價漲.. 買不起房....
我只是小老百姓.. 生活在基層..下一餐在那都不知..... 天龍國.. 還是天龍國... 腦袋會換的.
所以.. 還是平安~知足就好
 樓主| 發表於 2014-3-29 02:27:35 | 顯示全部樓層
..

很想找妳一起唱國歌!一位野百合父親寫給立院女兒的信…
NOWnewsNOWnews – 2014年3月28日 上午8:38..
    .
.

政治中心/台北報導

學生反服貿黑箱作業占領立院進入第11天,引起國內外高度關注。此次學運也時常被拿來與野百合學運作比較,近期網路上一篇曾參與野百合學運的台中市惠文高中老師蔡淇華,寫給正在參加太陽花學運女兒的一封信引起熱烈討論,蔡淇華在信中不僅提醒女兒「理性才能帶來真正的民主」,並要女兒記得「除了證明自己對之外,也要承認另一方也有對的部分」。

曾參加野百合學運的蔡淇華,因為就讀大一的女兒也參與此次太陽花學運,有感而發整理出部分意見及自己經驗給女兒當作參考。這封題為《一個野百合父親寫給立法院女兒的一封信》全文如下:

女兒:

寒夜打開FB,發覺至少有15個以前的學生還瑟坐在中山南路的街頭,連才上大一的妳,也二次回到立院,綁上頭巾,春衫薄衣,熱血抗寒。

我想起24年前,一樣的三月,爸爸和同學夜宿紀念堂,六千少俠,每一座丹田都住著國家。一樣的盼望,希望廣場凍過的脊樑,日後撐起民主的華廈。

真的,青春歲月能和自己的國家談一場戀愛,是一生最浪漫的事。要恭喜妳,女兒,能經歷這一場成年禮,此後經年,一輩子的學習,將有了支點。

寫信給妳,不是要月旦服貿與程序的對錯,爸爸也沒這個專業,只是想把這24年來的思考,整理給妳。

爸爸是教語言的,去年三月在波士頓參與一群外師的會議,開會時大家意見紛歧,彼此利益排擠,為了得到有限的資源,大家針鋒相對,但會後,卻能彼此拍拍肩膀,微笑離開。

納悶的我,會後抓住一個教拉丁文的老師詢問:「我說話喜歡用I think 開頭,但你們卻喜歡講I would say,現在時間用過去式,好奇怪!」

這位老師回答我,助動詞是英文的潤滑劑,所以在英文中,有語氣這一章,要表達客氣時,先用過去式助動詞示弱,讓對方心悅,之後才能誠服。

我前年參訪一所澳洲高中時,發覺他們的課程有十四門與此相關,像debate辯論、communication溝通、leadership領導…等。在那裡我遇到一位來自台灣的學生,問他在這裡受教最大的心得,他說:「這裡的老師不要我用台灣二分法的方式寫作文,老師告訴我,說服別人時,除了證明自己對之外,也要承認另一方也有對的部分,這樣邏輯才對,也才能,得分!」

在服務的學校裡,同事往往意見不合,就用不修飾的語言傷害對方,彼此仇恨一輩子。一位大學一起編校刊的戰友,現在每天在電視的談話節目上,用充滿恨意的語言來評論政治。這24年來,我發覺,禮貌的消失,二分法的廉價辨證,造成國人互信不足,合作退化,溝通常是空轉與內耗,潮打空城,共力難得。

女兒,寫這一封信是想告訴妳,叫台灣人愛,很容易;叫台灣人不恨,卻很難。

就像你們以前在班際球賽時,很容易為自己的班級凝聚共識,嘶聲吶喊。大家都愛自己的班,但當有一方用負面的語言攻擊對方時,兩班就容易成了世仇,比賽完後,很難握手,彼此都忘了,我們來自同一個學校。

記得小時帶你到加拿大看冰球時,妳記不記得,當演奏完加拿大國歌,大螢幕上的最後一個畫面是晨曦中一顆露珠從一片火紅的楓葉滑落,當身旁長得跟北極熊一樣壯的加拿大人慷慨的唱著加拿大國歌時,我竟然哭得像個小孩。

因為從小愛死自己國家,喜歡唱國歌,連高中聯考作文題目都是「當國旗緩緩上升時」的自己,已經失去了唱國歌的能力,不,應該說,已經失去一起唱國歌的夥伴。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許多拿麥克風的人告訴我們,這一條國歌是黨歌,我不屬於那個黨,我也不敢唱了。但這不表示,吵完以後,我們不是同一國,不表示想法不同不能一起唱歌。

今天,24年過後,島嶼又分兩國,媒體與社群網站眾生喧譁,但太多快思,太少慢想,只有你錯我對的廉價辨證,只會帶來薄弱的國家底蘊。

女兒,人是非理性的,理性才能帶來真正的民主,整個西方民主400年的實驗,就是一個理性的學習歷程。我們跌跌撞撞走了60年,卻創造了不少奇蹟,整個華人世界,也只有我們保有真正的民主,但我們付出太多的代價。

女兒,記得,我們正站在天平的兩端,要誓死保護好天平的支點,那個支點就是──「除了證明自己對之外,也要承認另一方也有對的部分,這樣邏輯才對,也才能,得分。」

半夜睡不著 很想找妳一起唱國歌的爸爸留
 樓主| 發表於 2014-3-29 02:36:45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個人感覺文章中表露出自己年輕時的理想,但是老了之後才發現當時的正義堅持,其實不夠完美,因為少了包容與同理心。

裡面提到二分法的思維是錯誤的。
在對與錯的中間,應該還是存在的異中有同的部分。
宗教學講的無是無非的理論。

凡事拋棄自己的立場堅持,移位到對面的立場去想想。
你會發現不一樣的天空與世界。

一直以來我對於生長在台灣這樣的環境很無奈。
但是我更慶幸我生長在台灣。
因為以我有限的知識,我找不到比台灣更好的地方了。
發表於 2014-3-29 02:42: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elody 於 2014-3-28 19:14 編輯
小幸子 發表於 2014-3-28 15:09
Melody
你找的是什麼工作  會被二當家起底?  面試時大多數的人都不會說自己的體質. 最多說 自己很敏感.. 或 ...


內勤工作
以我們這種體質多半不會在職場上甚至一般陌生人面前主動提起
也是為了保護自己省得一些不必要的困擾
這方面我很低調,低調到有些事我親娘親哥都不知道,又怎會主動提起
前面說了跟我面試的是大當家
是之後通知我報到後
經理問我一些跟工作無關的私事,都被我說不想說後
那位會通的二當家就坐過來單刀直入的直接起底

因為我對她提的第六感沒反應,甚至她說她對我有感覺我很有她的緣,問我有沒有感覺,我笑笑說:沒有
對於其他人來說這是求之不得的事,所以在她們眼中就變成認為我白目不識抬舉

最多我只跟經理回說我知藥師咒很好,在大伯藥懺跟師父唸藥師咒後有看到大伯臉恢復了
就是想讓她就此打住,知道我看得見,不要再多說了
可能她們常做這種事,非但沒有適可而止,還是一樣一找到機會就挖我隱私,如前面所說
無論她怎麼說,偏偏我就是不像其他人一樣馬上到她宮裡,以她的說法是親近神明
就算我說我有自己的問題不想接觸,她們仍然一到休息時間就嘰哩呱啦講一堆
後面我才會打模糊仗,也是要她們不要再說了
之後她要我連續唸三天的經,規定我下午二點後不能唸,要清晨4-5點起床唸
我前後有唸,在晚上小孩睡了的空閒時間唸,就中間那天沒唸
就被她逮到機會對我火力全開罵我白目沒照她的話做
我為什麼要照她的儀軌做?強迫控制欲那麼強
還是閃人比較快

發表於 2014-3-29 03:22: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elody 於 2014-3-28 19:24 編輯
靜竹林 發表於 2014-3-28 18:36
一直以來我對於生長在台灣這樣的環境很無奈。
但是我更慶幸我生長在台灣。
因為以我有限的知識,我找不到比台灣更好的地方了。


我也很慶幸是生長在現代的台灣
有句話說: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應該就是這樣吧

戰線時間拉越長,更加顯露出政客的各懷鬼胎
還真是人心比鬼可怕
發表於 2014-3-29 10:42:4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elody 於 2014-3-29 03:09 編輯

高市預算案爭議 陳菊拜會議長

民視民視 – 2014年3月28日 下午2:01


立法院為了服貿爭議,僵持不下,而在高雄市,藍綠之間也因為市府總預算被統刪57億,吵翻天,直到今天才出現和解的契機。市長陳菊上午親自拜會議長,閉室密談了半個小時,市長陳菊說,會再調整預算,而議長許崑源也同意,只要有財源,就以議長交付案送大會審查解套。
市府總預算被統刪57億,一度引發府會關係緊張,在喧鬧了一個多月後,市長陳菊上午親自拜會議長許崑源,闢室密談了半個小時後,終於有共識。
高雄市長陳菊:「因為我想我們追加的部分,還有包括市府被刪的50幾億的調整,我請祕書長回去再做調整,希望跟議會達成共識。」
儘管陳菊神情凝重,府會龍頭握手言和,這一握,似乎出現了和解的契機,隨著定期大會開議,為了讓預算案排入議程,陳菊放下身段主動言和,好讓藍綠之間,對預算案的意見分岐,回到議事廳說個清楚。(民視新聞 黃美慧、謝耀德、陳家祥 高雄市報導)
-------------------------------------------------------------
喂喂喂...搞什麼
閉室密談?
真是厚此薄彼
要不要轉向什麼杉軍的也來比照辦理一樣才顯公平嘛!
不然當長輩的怎麼樹立身教良好典範教好青年學子咧!

哦!當潘那買人家二手鴨子船,我們都不敢搭,很怕行駛到一半又顧路泡在水中
觀光客外果人和阿六仔到是挺愛搭乘的,嗯!
鄧麗君故鄉和高雄根本八竿子打不著邊,把一個破舊倉庫改裝變成鄧麗君紀念館
館外就有一輛輛載著阿六仔的遊覽車在等待
偶爾去吃個千葉火鍋,有時也會遇到載著整車阿六仔的遊覽車
一堆阿六仔品嚐台灣吃到飽火鍋,人家用餐水準不輸台灣人ㄟ,反而是一堆在地屁孩大學生在場玩起來吵的半死
還有很多地方都會遇到陸客
也有很多商店專賣陸客飾品...,店家公開在徵商品解說員.會計...,
活像早期台灣旅行團,玩歸玩,下車就是讓旅客去買東西的
嗯...這樣多年永續活絡經濟增加高雄地方稅收,花媽真是颯費苦心

發表於 2014-4-1 18:24:28 | 顯示全部樓層
2,265 則留言

小生  •  5小時前               1226使用者覺得這個留言很讚請登入以表示贊賞請登入以表示不贊賞110


A學生:報告老大,已順利攻佔立法院
老大:很好,物資馬上到
A學生:報告老大,佔據立法院那麼多天了,馬先生還是不答應你的訴求
老大:没關係,繼續佔,我派另一組人馬去佔行政院
A學生:是
B學生:老大有何指示
老大:你帶一些人去佔行政院
B學生:是
B學生:報告老大,任務失敗,但我們有偷吃太陽餅、蛋糕,順便拿了一些零錢讓你當建國基金
老大:還不錯,有吃又有拿,錢你拿去花吧,另外叫那些被打的人出來抹黑警察,再來我會去申請路權讓A學生上街抗議
A學生:報告老大,我已經抹黑警察成功了,但好像有人知道我們的關係了
老大:很好,如果有人問我們的關係,我會說没印象,再來你們就去開記者會說30日要上街抗議
A學生:是,不過好像有人開始在反對我們了
老大:笨,不會也一齊抹黑他們,順便再號召一些笨蛋來參加抗議,我會動員黨員去沖人數
A學生:是,但如果又發生強制驅離呢?
老大:你是要氣死我嗎?7點一到,你就宣布解散,逃回立法院,如果不幸被捕,要學B學生一樣說不是帶頭的,知道嗎?
A學生:是
老大:你在幹嗎?為什麼有人叫你選總統,不要忘記那個位置是我的
A學生:我也不知道怎會那樣
老大:再有下次,不給你薪水了
A學生:我没領薪水呀
老大:我補助你的研究費就是你的薪水
A學生:是,那我出去遊行,會不會被人打
老大:放心我會放消息出去說有人會對你不利,警察就會派人保護你了
A學生:但我們才說不需要警察而已
老大:笨蛋,警察不用白不用,而且日後還可以抹黑警察派人監視你
A學生:是,知道了,老大真是一個大壞蛋
老大:你說什麼
A學生:没、没,我是說我真是一個小壞蛋,老大再見。

老大 : 回來,你知道我下一不要怎麼走嗎?
A學生 : 不知道。
老大 : 我會甩警察兩巴掌,讓警察不敢動你。宣揚國威。告訴他們誰才是老大。
A學生 : 那會引起民怨的ㄟ
老大 : 怕什麼,警察反映很慢,我的拳頭很快。攝影機拍不到。
就算有人看到,我也可以說是幻覺
A同學 : 喔!那就這樣

老大 : 加油!你們要死守在那。我呢 ,就先去鬧公聽會了。記住,總統的位子是我的
同學 : 老大萬歲

以上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如果完全正確。那是幻

https://tw.news.yahoo.com/%E6%9E ... 7%8E-220210069.html
 樓主| 發表於 2014-4-1 23:56:45 | 顯示全部樓層
所以我才說專家是只會看圖疊牆硬梆梆如磚塊的磚家。
至於會叫的野獸早已是家喻戶曉了。

我不否認還是存在許多忠於自己崗位的專家與教授。

街頭運動的戲碼不只十幾年是34年了。
當以前國民黨獨裁的時候,我不是很討厭他,那是因為台灣從2戰之後與鄰近國家相比,相對自由與進步。
雖然說是戒嚴,但是我依然半夜在路上啪啪跑也不會碰到臨檢,其實是加班到半夜回家的路上。
現在說比以前民主自由,但是我從中和去一趟新店再回來要經過7個臨檢攔查。

民主自由了,罪犯因為需要人權所以總是輕判,增加了犯罪容易度,反正殺人也不會死刑。
被殺的是活該,殺人的要給他人權活下去繼續殺人,這就是民主。
年輕時流行在頸上戴一條2~3兩的黃金項鍊,現在有幾個人敢戴在路上走。

現在不管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不是比愛台灣,而是比爛,一代比一代爛。
只要掛上民主人權的口號,殺人犯法都可以不用擔心。
台灣景氣差?完全是政府的錯嗎?
我個人的觀點是人民錯的最大,過度寵愛小孩,亂選民意代表是最大的禍害。
為了成就全民高學歷的夢想,搞了一大堆的大學研究所博士班。
結果大家招不到學生,只好降低錄取門檻。
降低門檻當然就招到一堆爛學生,這下子又不能不讓他們畢業,免得以後沒人敢來註冊。
結論就是表面上是大學生,肚子裡都是草包。
因為從小被溺愛慣了一進職場被講幾句就不幹了,或是開出一大堆可笑的條件當然沒人敢用。
其實不只台灣很多國家都是如此,當一個家庭夫妻二人從小把積蓄都花在兒女身上,長大之後兒女依然給父母養。

計算題
假設一對父母月收入7萬養一對兒女
另一對父母也是月收入7萬,但是兒女月收入4.5萬。
11.5萬比7萬多了65趴的金額可以消費。

如果這樣的家庭有50萬戶的話等於這個社會每個月多出225億的消費能力。
金融海嘯的時候政府好像花了800億的消費券,造就了半年的消費榮景。
那每個月注入225億消費能力的時候,那是多恐怖的消費榮景。
那當大家都消費的時候,就會需要更多的從業人口。
在事求人的狀態下,是否薪水超過22K就是理所當然的事。
當大家都只靠那7萬過日子的狀態下,大家只好省吃儉用,貨比3家。
結論是為了招攬生意只好降低利潤,當降低利潤自然要降低薪水,將低薪水就降低消費力這是惡性循環。

台灣的失業人口很多,但是很多低薪或是辛苦的工作找不到人也是事實。
如果大家能暫時屈就一下自己先有工作就好,自然社會提高消費力,消費力一高,利潤就跟著加高,利潤高薪水自然會高。

這是我自己的社會經濟理論。
經濟是一個很複雜的東西,工資 出口 貿易 內需 百姓的就業率交構出一個國家的經濟輪迴。
 樓主| 發表於 2014-4-2 00:36: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靜竹林 於 2014-4-1 16:40 編輯

台灣有兩大名產除了有水母腦的總統之外還有雞蛋腦的大學生

今天在電視上看到兩句笑話
一句是 只要有理就可以抗爭  那怕是暴力
另一句是警察會保護我們吧?

有理就可以暴力抗爭,原來我們國家大學生的素質低落到這樣的程度,連小學生都不如。
這樣的素質連22K都沒資格領。
小學生都知道叔叔暴力不能解決問題喔。

如果有理就可以暴力,那討債集團欠債還錢,還不出來打死人也是合理了?
白狼說學生佔領國會是犯法,所以他進去把學生打出來也是合理?
前幾天還說警察暴力打人,今天竟然說警察會保護我們吧?

我們國家的公民教育跑去哪裡了?
近20年的教改,把學生改成這副德性。
不問付出 只問收穫
好逸惡勞
不知體諒父母辛勞
不知尊重他人自由
這就是我們的下一代

服貿確實有很多缺點,但是有一些是無法避免的,沒有哪一個國家簽契約都是穩賺不賠的。
我老婆第一天看到新聞的時候,本來很挺學生。
其實我看電視都是有一分沒一分鐘,我瞄一下新聞之後,我就教他怎樣分析新聞,怎樣分辨新聞是說謊或是斷章取義甚至惡意抹黑顛倒是非。

十幾天下來一切都依照我當初分析的一一發生。
這種戲碼已經演了30幾年了,都已經會編劇本了。
真為了民主抗議我很感激
但是如果只是利用民主,那我很無奈。

少數激進同胞為了挺藍或是挺綠炒的反目成仇有必要嗎?
政治嘛!  不過是茶餘飯後的點心,放縱一下談話的慾望。
政客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共同的利益。
那我們百姓呢? 就是肉掂上的那塊肉。

補充  雞蛋腦的由來
股市有一種股票叫雞蛋股,意思就是不值錢。
另一個意義是不堪一擊。
 樓主| 發表於 2014-4-2 00:46:18 | 顯示全部樓層
抱歉  本來這裡應該是一個靜靜談心,談論人生經歷分享的地方。
但是這幾年自己不管早晚根本就無法好好靜下心來寫一篇文章。
因為以前寫文章幾乎是讓自己進入靜定的狀態下。
現在無法達到這樣的狀態,只好寫一些時勢觀感的東西。
發表於 2014-4-2 12:35:1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elody 於 2014-4-2 04:49 編輯

呵...沒關係的啦!
這就是人生丫!

以前我看新聞電視或有什麼好看的劇情會和我老公討論
我老公很無趣的說:他XX甘我什麼事丫!
我說:你啥時看我東家長西家短去管人家什麼事?我是在研究看接下來的發展如何
如果編劇人生歷練夠,劇本寫的到位大概就可預測接下來會怎麼走

這幾天他看電視我會轉台說:明明就在妖言惑眾!看什麼看啦!轉台!
沒想到他也在研究電視節目的說:我在看那些人怎麼說謊...哈哈

昨天看到各電台播出白X嗆那些綠X的話,和國中生講的話
我先生和我都笑翻了

說實在的
原本我和我先生都不明白婆家那一掛的女人怎麼個個都那麼蠻橫不講理
老的勸不聽就算了,年經的也這樣
我看了一下,婆家大伯太太也才大我約3個月,那抱來養的小姑小我7歲
我們都誤為為年紀相近好溝通,事實証明這種想法真是大錯特錯
在看到這次學運後我找到答案了
總之這跟從小家教與人格養成有關
世上有光輝的人性
也有醜陋的人性
而貪婪可以貪到沒人性,只能說是外表長的是人而已
或許權謀鬥爭就是這類人的人生寫照

很久以前就有老師打趣說
東北有三寶:人x  貂X   烏X草
台灣有三寶:垃圾 刁民  ??? 還有一個忘了是什麼
聽完大家都哄堂大笑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靜竹林心靈網站

GMT+8, 2021-10-17 05:53 , Processed in 0.021872 second(s), 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