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竹林心靈網站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29919|回復: 49

宿命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4-12-15 22:38:4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最近一直在忙碌ann的事情。
這幾天連續性的忙碌,一群網友為了ann東奔西跑。
只希望能救活他的性命。
但是到今天為止,我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
或許ann活不過下星期二了。
與ann相識在這個網站的舊版。
這3年多一切說來話長,這一兩天有人為了ann男兒落淚,恨天好人不長命。
待續................................
 樓主| 發表於 2004-12-15 22:50:43 | 顯示全部樓層

宿命


安與我認識的動機是因為被鬼附身的關係。
第一次見到安是在行天公附近的聖瑪俐咖啡廳。
第一次見到他的感覺不是很好,覺得他的身上散發著流氓的氣息。
當他訴說的他的附身經歷時,我直覺那不是一件很好處理的事情。
必竟一個被附身十多年的人,這時候要說清除談何容易。
人與附身的靈早已適應契合。
這種人如果要痊癒,除了治療的人功力要夠之外,求助者自己的心念更是非常重要。
以前的經驗告訴我,這種案件到最後多數是我被怨嘆無能或是見死不救。

待續.................................
匿名  發表於 2004-12-16 12:30:30

宿命

下面引用由靜竹林2004/12/15 10:50pm 發表的內容:
安與我認識的動機是因為被鬼附身的關係。
第一次見到安是在行天公附近的聖瑪俐咖啡廳。
第一次見到他的感覺不是很好,覺得他的身上散發著流氓的氣息。
當他訴說的他的附身經歷時,我直覺那不是一件很好處理的事 ...
氣氛很哀傷.................
有沒照片 貼一下可以嗎?
發表於 2004-12-16 12:47:45 | 顯示全部樓層

宿命

雖然與ann 並不相識,但真心為他祈禱~~~  
若時侯未到,則讓他速速好轉。
若真時候已到,則讓他安詳寧靜。
耶.吶姆地.
嗡.枷居咧.
發表於 2004-12-16 21:36:13 | 顯示全部樓層

宿命

唉~~
看他活著也辛苦.如果走了..也是辛苦..
那心中當然會猶豫救還是不救..
我想 意志力 比較重要吧!  
加油
發表於 2004-12-17 00:37:16 | 顯示全部樓層

宿命

[color=#0000FF]那個安是舊板的那位網友嗎
雖然與她不相識 但畢竟曾瀏覽過她在板面上的文章
很多事及她的處境我也不是很了解過
但直到今天此時此刻才看到這一篇板面內容
知道了這件事 心裡一股莫名的心酸與不捨
不知道該能表達些什麼
只能默默在心裡祈禱願她平安了 
 樓主| 發表於 2004-12-17 01:34:30 | 顯示全部樓層

宿命

因為大家非常關心安的情況,所以我先說他的最近病況

安從上星期一開始出問題,會出現失憶現象。
星期二開始昏睡。
星期三他媽媽打電話跟我說安一直在昏睡,因為他在這兩年來常常會一睡就是幾天上個月。
所以我也不在意,只是交代他媽媽注意安的情況隨時跟我說。
星期四他媽媽又打電話給我說安喊頭痛就醫,照X光電腦斷層頭部都沒有問題。
這時候我已經開始覺得不對勁,當下就想找建凱跑一趟新竹。
但是非常奇怪的是建凱手機明明正常卻就是打不通。
我自己又不認識路,當晚只好作罷。
隔天星期五跟建凱聯絡好,林見名一知道消息就說他也要同行。
就在我們正要出門的時候,紫凡突然打電話找我,說他找不到安。
紫凡知道安生病後就跟我們一起開車到新竹。
到新竹之後看到安我的心非常沈重,紅腫發炎的嘴唇,滿臉黑氣無神的雙眼。
連我們是誰都不認識了,智商退化到三歲的情況。
我看安的腦血管有阻塞現象,但是前一天醫生卻說安沒有問題,建議他去看精神科。
我很擔心在安的身上找不到安的魂魄,佔據他身上的卻是遊靈。
我四處尋找他的本靈卻只找到三縷清煙。
殘缺不全的魂魄也不能歸體,我只好在幫他做完淨化之後,看他的臉色已經紅潤也已經深夜了只好先回台北。
星期六安的妹妹打電話說安口吐白沫送到醫院急診。
我當晚臨時又跟建凱與林見名又跑到新竹。
這一次醫生說安腦水腫,懷疑是腦膜炎,但是細菌培養沒問題。
但是他們的設備無法做病毒培養,所以當晚我們拜託醫生幫我們四處聯繫醫院。
好不容易找到台北榮總有病床願意接收。
當天我們忙到四點多能幫的都做了,隔天還有要事只好先回家。
待續............................
匿名  發表於 2004-12-17 13:58:16

宿命

下面引用由無極辰2004/12/17 00:42am 發表的內容:
請問你是想看〔啥樣子〕的照片ㄚ
如果你是當事者或是她的親友時
你是否願意在公開的網站上貼出照片來呢?
看照的定義何在呢? 
因為不見過 也不認識  靜師保守的講  所以方便就貼上  不方便也沒關係.
沒其他意思.
 樓主| 發表於 2004-12-18 01:18:44 | 顯示全部樓層

宿命


你也發覺我講的保守喔
我確實很多細節與背後我在靈界處理的事情都沒有說。
包含幫他渡冤親  暫時延壽  為了救回他的靈魂而打仗等等。
在版面上這一類事情我不太愛說,因為遠遠超出一般人的想像與認知。
或許這一次我會大略提一下吧。
 樓主| 發表於 2004-12-18 01:52:09 | 顯示全部樓層

宿命


因為我們與安的妹妹在連續熬夜與忙碌之後,所以接連兩天都沒時間去醫院探視。
我在星期日遇到我大姊,我問他安的情況,他說這個人黑白無常與冤親債主都在旁邊等了,活不過三天。
除非我發公文幫他延壽且還要幫他超渡暫時驅離冤親。
所以那兩天我都在忙著幫安超渡的事情。
星期二早上新竹衛生局打電話找我,詢問安的生活情形。
因為榮總通報安可能是感染日本腦炎,病毒化驗報告要一星期才會出來。
所以希望我們能提供安這兩個月的行蹤,凡是曾經去過的地方都可能是感染源。
所以他們要建檔消毒,我還跟建凱開玩笑說他要被隔離管制了 哈哈哈。
下午建凱去探視安,看著他已經不再像之前好動,無神的雙眼不再凝視牆角,而是改成凝視病床。
一切狀況與上星期六一樣。
星期三  早上林見名因為放心不下又跑去醫院待了近四個小時,這一次總算有人跟主治醫師碰到面了。
醫師說他一直都沒碰到安的家人『不是安的家人不管他,而是安的媽媽自己在洗腎,安的妹妹要忙著幫安辦理各項建保事宜』
見名詢問醫師安的情況,醫生說   死亡  植物人  癡呆各佔三分之一。
要完全無損的康復是不可能了。
見名當下在醫院又哭了一早上,他終於知道為何我在星期日要問他的意見。
到底要不要救安讓他活下來!
我思考著因為很多的關鍵時期還未明朗,我只好暫時幫他延壽到星期二。
在最嚴重時期安的安的大腦思考功能只剩下不到四成。
如果大腦的受損可以修復到九成以上讓安活下來才有意義。
星期四我跟著一票安的朋友一起去看安,看安的大腦已經不在發炎,水腫有在消退。
當晚安的媽媽跟他妹妹也都在,他們說在這之前安還是兩眼無神也沒也反應。
當我握著安的手看著他,然後與安的媽媽談論著安的情形。
包含安的靈魂在四處跟這一群老網友告別,跑去找莉蓁交代說不知道沛汶得知他要死了喔。
意思是要莉蓁幫他轉告沛汶說謝謝他以前對他的照顧。
我們談著談著安留眼淚了,他睜開眼望著我,想出聲卻因為插著鼻胃管而嚴重咳嗽。
從他的眼睛裡面我看到了他已經不再空洞。
我重新思考著我與安之前的決定,讓他走的瀟灑。
我跟安說如果他的大腦可以恢復到九成以上,那就繼續活下來吧。
雖然說目前一切似乎在我的預算當中,但是安的靈界仇家一直在虎視眈眈。
隨時會來暗中破壞........................................
待續.........
匿名  發表於 2004-12-18 07:03:40

宿命

[這篇文章最後由雲朵在 2004/12/18 07:11am 第 1 次編輯]

睡到五點點...突然清醒過來  
晾完衣服..不知道要做什麼...就再上來看看
師父..昨晚本來要打電話問你...身體看的怎麼樣了..
但你關機...偶打不通咧....
星期四工作很忙...期交所結算...忙到六點多才下班...
半個小時要騎到你家...偶實在沒把握騎的到
因為那時候市區的人很多....6:20出大樓.6:50整到你家樓下
偶實在太佩服我自己了....
一路上...嚇死了我....因為騎太快...都差點被臨時換車道的taxi跟公車給a到
還有我被一個男人給偶罵髒話...
因為我等紅燈時在鑽小縫...鏡子有小小的"回"到他的女伴的手..
他就把車子左傾四十度...不給我鑽..順便"操偶媽媽三小"
還好他沒追上來k偶...  嚇屎人了...台北人真的很兇
去了醫院看安....心頭就很酸
我這個人很討厭去醫院....醫院是讓人很驚恐傷心的地方
從我上高中後..家裡阿公氣喘住院...就是我跟我阿嬤負責留院看護
急救.加護病房聽廣播的日子..讓我不敢回想
還好阿公在諸神保佑下...平安的來回走了幾趟...
看到安...光光頭的...腫腫的腳...
心好酸喔...水龍頭就打開了
讓我想到我那大我四歲的叔叔...他已經當了七八年的植物人
本來在新光醫院加護...當初也是頭痛送新光住院
後來口吐白沫.叫不到醫生..又醫生誤診...各科緊急會診都來不及了.
連祖先的骨頭水都弄來喝...但.....結果......哎 ..
當兵回來就開始變成植物人..沒有意識的人...
只會眼睛不知道在看什麼...嘴巴像羊咩咩一樣一直在嚼著..四肢慢慢委縮
這件事..讓他家裡的父母親一下子就老了十歲的憔悴..
因為醫療訴訟敗訴...
七八年來的醫藥費..要賠新光醫院七百多萬...
昨天跟大叔叔連絡...才知道這2天小叔叔轉院了
去看安...就跟看到小叔叔一樣難過...
那是一種心很酸很痛的感覺
很難想像一個好好的人..現在就躺在白色巨塔裡
我會想到安對我笑的笑聲...花花的襯衫...一定抹髮油的頭髮

其實事發後..看著大家一直在為安的事忙碌.忙的天昏地暗..
可是我都無能為力的為安做一點什麼...我很自責一點小忙都幫不上忙
我想沛汶跟安是好朋友..我就先有敲訊告訴沛汶了...
沛汶一直問安在的醫院資料.
想要明確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但事情詳情我不太清楚.無法轉述..回答她問題..
沛汶說他如果有時間..會去看看安的
那天聽著姨講著安想沛汶的事.....還好我做對了一件事
安的媽媽..很堅強的說的安以前的事...一直叫安要加油
大家都希望安能很平安很健康的好起來
我想...安    其實真的很幸福...
因為安有好多好多好朋友...
雖然看大家平常玩玩鬧鬧....但一有事..看到那麼多人無私的為安而奔走努力
白天忙著自己的工作..下班後就為安忙碌..幾乎沒有休息的過了這一週的時間
這需要很堅定的意志力跟體力...大家都硬撐著..再怎樣也要努力為安一拼
尤其是師父...........我要對你拍拍手...向你一鞠躬
病榻前的安媽媽..現在只能單向的對安溝通...請他加油跟勇敢
看著小幸子的文章...安去找她...
因為小幸子見的到安..能做雙向溝通..
可是安媽媽呢..........單方輸出...
安有沒有聽到媽媽的話呢
怎麼都不起床好好的回話...
大家都希望安的好好活潑健康的好起來....
大家都努力了....安自己也要努力.要爭氣..
朋友們..好好珍惜你身邊的人吧...
大家要注意身體健康....過度勞累的人要記得適度的休息
發表於 2004-12-18 12:05:22 | 顯示全部樓層

宿命

[這篇文章最後由莉蓁在 2004/12/18 02:24pm 第 1 次編輯]

好不容易的過了一個星期,也哭了5天,好長的一個星期唷!
昨晚看到老師兩眼無神,鬍子都長出來了。原本是”氣質、容貌’優雅的老師,也操到老了好幾歲了,不禁好心疼!
前晚去看安,在病房外就看到麗真紅腫的雙眼,和建凱那票哥們的沈重表情,心想這下糟了,回家怎交待浮腫的雙眼呀!
一票人進了病房,說著說著忍不住大家都掉下淚來,奇蹟式的,安竟開始流淚、想說話、還誇張到會抬起頭要人家幫他擦脖子上的口水,還會撐住不睡看著我們。
到更不住時就睡個3分鐘還打呼,害我們真的忍不住都笑了!
到我們回家前還很明顯的會抖腿,是真的~~~因為如果是肌肉筋在反應是直的抽,安腳是左右的擺動,哇咧!一如往常他在啦咧時的習慣。
看到林媽媽對安的愛護,當下我們大家都覺得真的是做什麼都值得,對一個想回頭又孝順的人,上天也該給他個回頭的機會,甚至於帶罪立功吧。
想到這幾天打拼下來,無形動員的資源不說,看得見的老師好不容易養好一點的身體又操到血壓高(叉叉和我也加入合稱”三高”組),中毒三人組失聲的二人組也還沒恢復,還好芒果不見了啦!哈!哈!
那天大家在病房外看到說精神科另有失眠、過動,等三個細分,糟的是我們大家好像三科都要去看咧~~~真害!
電視上不是都播網友騙財、騙色,阿我們這票網友怎都博性命交陪、情義相挺,該請電視台來採訪一下我們這正面的影響,我想不是親眼所見一定很多人都不相信吧!所以建凱才老是說我們在創造奇蹟,哈~~哈~~哈~~
情緒到昨天大家終於較放鬆了,起碼第一階段是完成了,但相信大家都心知肚明還有很多的事再靠老師、師姐和各位兄弟姐妹幫忙咧,大家暫且在營休假,準備迎接下一階段任務的徵召吧!大家加油!

PS:趁等便當時偷上來貼文一下,嗚~~~有朋自遠方來,我還要在劍潭活動中心上課真不人道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靜竹林心靈網站

GMT+8, 2021-10-17 04:14 , Processed in 0.020907 second(s), 8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